【永久域名发布器】可永久找到本站,必须下载!! 《 最新版本-支持手机版-支持电脑版 》
【我和我的父亲】【作者:woodman2013】【完】

这是一个关于我们父女之间的情欲故事,一开始我曾试图将性爱的部分描写得轻淡一些,并刻意让自己表现得像个有着良好教养和并有别于一般淫荡女人的性情淑女。

  可当这往事一点点变成文字的时候,内心的激情背叛了我,心底那份原始本能的冲动、血脉交织的渴望宛如迷情的长风吹过群山,在记忆的夕照里卷起漫天飞花,让我欲罢不能地细诉他每一次进入我身体抑或我生命深处的美妙与震颤,身心随之起舞,我这才知道其实这里就是我内心最深处的大舞台。

  所以你尽可以将篇文章当成一个淫荡女人所讲述的一个另类艳史,因为大多数时候生活需要直接简单。假如你有幸感觉到我们的激情之下那深深的情怀,那就请静静地品味生命的激情与厚爱;当然如果我让你觉得恶心,那在愤怒之余不妨庆幸一下,毕竟像我这样的人离你的生活很远很远而且少之又少。

  我从未认为我和父亲之间的事情有什么不好,我已经习惯自己的性格与思维方式每每异于常人,这些并没有妨碍我现在拥有自己幸福的家庭,做一个贤妻良母。我是那么感谢父亲让我健康成长的同时还带给我比别人更多的一份爱,我深深地爱他。

  我父亲是那个年代典型的知识分子,热爱自己的专业但多少有些怀才不遇,幸好他是个乐观洒脱的人。他有很多的时间陪我玩,很多时候他在做他的「大事」,而我只能在一边看着,但我还是觉得挺好,偶尔能打一点下手会让我高兴半天。

  我母亲上班的地方离家较远中午一般不回来,有时候还要上夜班,所以从小我和父亲就特别亲,记得大多数时候是他替我洗澡,我喜欢他浑厚的大手触摸我身体的那种感觉。

  依稀记得某天我突然闯入浴室要求和他一起洗澡,第一次面对他赤裸的身体,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他下身那黑乎乎的一团东西自然是我最大的好奇。

  他当时挺尴尬,训斥了我一通但始终没法将我打发走,只好将我衣服脱了,光着身子为我洗澡。我便第一次看见他那身下那只大毛毛虫子睡眼惺忪慢慢地舒筋展骨,最后雄姿勃发昂首挺立横在我的眼前,当时惊呀得不得了。

  父亲知道自己无法控制这样的场面,反而放开了大大方方的,当我怯生生地伸出小手,抓住他那昂健的阴茎时,他没有拒绝也没说什么。

  我好奇地问它为什么会变大和变硬?他说毛毛虫生气了,在那个年纪这个玩笑很适合我的口味,我对它有了更多的好奇。擦肥皂时便忍不住要替他搓一搓,它在我的小手间变得越来越硬,直挺挺地竖立在几乎跟我头部齐高的地方,那雄壮的阳峰很是高大伟岸。

  就这么玩了有大概七八次吧,有时父亲挺想拒绝我,每一次之后他都反复叮嘱,不能跟别人讲!那时院子里的孩子们还总在一起玩,我朦胧地知道,在别人眼中,男女之间的亲昵绝对是一种极不光彩的行为。

  这一切到了小学二三年级便结束了,但我依旧喜欢亲近父亲的身体,他身上有着一种特殊的味道,让我小鸟依人地贴在他宽大的躯体上,我也喜欢他那温暖而厚实的爱抚,每当我调皮的时候父亲总要扒开我的裤子拍拍我的小屁股蛋,妈妈不在的时候他会摸上一会。

  坐在父亲的腿上撒娇,他常常要从后边抱着我,偶尔会感到屁股下面他那慢慢变硬的东西顶着我,让我心跳加速,但一般他会很快将我移开,我也没敢有什么要求。

  初二时候我下身开始长出了一些阴毛,乳房开始起了变化。来月经的那天中午我蹲在厕所里惨叫,父亲猛地冲了过来,我指着小妹妹让他看,其实我早从书上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是想骄傲地向父亲宣告自己从此是个女人。

  父亲嘟哝着一边责备我大惊小怪没大没小,一边又是安慰我,叫我快擦干净,我撒娇要他擦,跟以往一样,父亲最后总是要听我的,看着父亲小心地擦拭我的小妹妹我的心开始猛跳,感觉有些热。晚上父母特别加菜为我庆祝,那天我真的很高兴。

  有了这样良好的开端,在父亲面前我不用再顾忌自己身上的秘密,有时候妈妈不在我会煞有介事地和父亲探讨一些生理方面的问题,拉开衣服让父亲看看乳房或者阴部,父亲则总会教训我一两句,我才不在乎。

  那个时期父亲身体对我的吸引力和过去已经有所不同,在那些依旧的温暖之外平添了许多躁动,我经常将乳房靠边在他的手臂上,每一次的身体接触都让我春心摇曳。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手淫,我幻想的对象其实并不一定是父亲,当时文学刚刚解禁不久,那些文字里的轻轻一吻足以让我这个无知少女芳心寸动辗转难眠。

  有一天我们全家去海边游泳,妈妈好像是为浴巾的事走开了,我说我想练习双脚拍水,父亲便用手托住我的胸部和小腹,他的手结结实实的握在了我的乳房上,我旋即一阵晕眩,心如鹿撞柳骨酥散,突然之间我们都不说话了。

  我的脚只是象征性地拍着水,父亲的手不时在我那娇小的乳房上拿捏一下,而另一只手几乎是抵着我的阴户,身下那一股热流弄得我一派烟水桃花情欲迷离。

  当我因眼睛进水想歇一下时,他将我放了下来,但手并没有离开我的胸部,而是从后面搂住我,那硬挺的阴茎隔着泳裤轻轻地顶着我,不多一会我妈就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妈妈上夜班,我坐在父亲的腿上心跳得很利害,我们都知道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拉开上衣领口,那里边兰胸隐约,乳蕾初发。我对父亲说又大了,父亲说:「是吗?」,伸出手隔着衣服抚摸我的乳房并在我耳边说道:

  「真的好大了,爸爸喜欢!」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不一会父亲解开我的衣服,一双温暖的大手握住我莲蓬般的乳房。

  然后就在我的小床上,他俯身将那温暖的嘴唇贴着我的乳房,含住玉峰尖上那粉嫩娇艳的乳头,我又羞又怯,没想到父亲会这样,这是我在父亲面前最害羞的时候,不过此时我已经香生九窍春动七情,很快淹没在无边的快感之中。

  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已将我全身脱得精光,亲吻我那宛如花蕾初开凝香带露的处子之身。他的嘴轻轻地压在了我的唇上,好似将我那薄薄的香唇瞬间融化。父亲是一位很好的老师,用舌尖轻轻将我的嘴撬开,灵巧地挑逗我那稚嫩的小舌,引领我进入望欲之城,在初次燃起的熊熊篝火中翩翩起舞,将我的初吻融入一片激情澎湃的大海之中。

  此时我的身下已经是春水涓涓,父亲的手很及时地划向那芳草依稀的桃花源,他那手指如四月熏风徐徐吹过桃花含蕾似开还闭的小穴,我娇喘如兰,腰肢如风扶柳,只不一会,巨大的高潮便汹涌随之而来,怀抱我的父亲象一座大山,让我的高潮久久回荡。

  父亲此时温香软玉在怀,云情未已雨意方浓,自然是舍不得放手,继续抚摸我的身体,初次偷香的我也是春心难休,伸出纤纤玉手握住了他那又硬又热的阴茎。

  父亲抓住我的手,教我慢慢地上下撸动,看得出父亲很舒服,那东西在我手中越来越涨,仿佛要撑开我那环着它的小手,我无力控制这条发情的大虫,只好伸出另一只手助阵。

  父亲的手依然还在抚摸我,尽管我也是春兴癫狂情欲迷离,不过当时好像并没有让他插入的想法,也许是因为他这样已经弄得我很舒服了的缘故吧。

  过一会父亲突然叫我用力,然后干脆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使劲地上下套他的大阴茎,他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我还不懂男人的高潮是怎么回事,不禁感到有些害怕,毕竟父亲在我面前总是那么的慈祥,第一次看到父亲疯狂失态的样子,我还是被吓着了。

  随着他狮子一样低沉的叫声,我感到有东西溅到了我的脸上,低头看到一股股精液如涌泉一般正从父亲红得发紫的龟头上喷射出来,蔚为壮观,落在了我身体的各个部位。

  父亲气喘嘘嘘地躺下,我对溅射在身体上的精液不知所措,父亲很快发现了忙拿出纸来替我擦干净,看到父亲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还是那么爱我疼我,刚才的惊恐随即又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窥探到父亲最后秘密的喜悦。

  事后父亲免不了叮嘱不得告诉妈妈之类的话,那时候我已经懂了许多事,所以在妈妈面前我表现得很得体。这事之后父亲好像有点紧张,给我卖了许多书,常带我和妈妈一起出去玩,对我的学习成绩的关注程度明显加强,我知道父亲是怕这事让我从此乐不思蜀,不能自拔。

  我只是暗中觉得好笑,我的生活并没有多大变化,平时我不大去想这些事,我只知道在一定的时候父亲肯定会给我,这种感觉一直伴随了我许多年。不过父亲的良苦用心让我那些年过得很好很快乐。

  从那时开始我们就这么玩着,后来慢慢有了想让父亲插入的感觉,但最终都不敢,父亲那欧洲A片一样漂亮的大阴茎也总是小心翼翼地躲着我的阴户,从不轻易靠近。

  有一天父亲忽然叫我舔一舔他那只大虫虫,对这个可爱的小弟弟我当然有的只是喜欢,于是玉舌香唇一并迎了上去,与它体会那从未有过的亲近。

  那只虫虫很识趣地变得坚挺,虽然对于一个13岁的女孩来说可能过于威猛,但看着它那龟头张着小嘴流着口水的样子,又让我觉得它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鸟,于是不禁轻启朱唇,微微含住那龟头,父亲长吁了一口,轻将玉茎挺抵在我的门牙上,我因怕那牙齿伤着它,赶紧张大了嘴巴,那家伙便乘机撑开我的嘴巴从紧紧环着的双唇间滑了进去。

  这个唐突闯入的客人让我的舌头有些无地自容,我只好将它吐出一些,小舌变得稍微从容,便主人般殷勤地与它上下纠缠到了一起。

  那阴茎在我在我唇齿之间正打得火热,硕大的龟头和阴茎将我的小嘴撑得好累,不得不吐出来喘口气,爸爸握着他那红彤彤的肉棒有点耀武扬威地在我嘴边来回地厮磨着,我忍不住再次抓住它,吞吐舔舐如调戏心爱的宠物。

  不一会父亲扶着我的手让我越撸越快,那硬得像根棍子的阴茎在一瞬间青筋暴涨,骤然色变,只见一股股浓液喷薄而出,如同一道道白绫当空飞舞扑面而来,重重地打在我的嘴上、脸上,其中一股狠狠地射进了我的嘴里!

  那浓浓的精液味道和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的花容失色,撒娇地大叫了起来,父亲顾不上回味那销魂的快感,赶紧替我收拾。过后想想当时的情形其实好好玩。

  后来父亲又开始舔我的阴户,他那厚重的舌头温暖而柔软,在我小穴四周轻轻拂过那的两片花瓣,然后席卷那春水盈盈的鲜美玉蚌,让我全身蜂狂蝶乱,他的一只手没放过我的两只白玉般的小乳房,没多久我就被他收拾得身酥骨散。

  工作之后有一次和女伴看A片,我们当中已婚未婚对半,基本上都是第一次看,影片里的口交镜头让大多数人惊叫着捂上了脸,我却偷偷地长嘘了一口气,实际上在和父亲的关系中,唯一让我有点怪怪的就是这口交了,如今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喜欢了。

  父亲时常搂着怀中这温香软玉,看芳草涯边春水涓涓,想必每次锁住身下那跃跃欲试的虬龙真是不容易,于是只能想出其他办法来安慰他的小弟弟。

  一开始他让我撅着屁股伏在一团被子上,将阴茎放在我两瓣屁股之间来回抽送,再后来,随着我那乳房越来越丰满,他便跨在我身上,将阴茎放在我那双乳之间,然后将双乳一挤涌雪成峰,而他那阴茎便在这绵山柔谷之间来回穿行直至飞花溅玉精疲鸟倦。

  直到高中毕业我都没有和父亲发生过真正意义上的性交,并非我认为不可以和父亲性交,只是在这一点上我和普通的乖女孩一样,以为这是长大之后才可以做的事。我始终以为我和父亲之间仅仅是一种超乎常人的亲昵,一种比较疯狂的肌肤之亲,一种父女之间毫无保留的真情流露。

  尽管和父亲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心里却很坦然,我只是认为自己在某一方面与众不同罢了。自认还是一个有底线的人,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多少有点「偷书不算偷」的味道,但排除了生殖繁衍,实际上乱伦本身只是一个心里方面的问题,而偷书则是一个现实方面的问题。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当时父亲要和我做,结果会是怎样?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不能直捣龙门对他这样一个过来人多少是一种折磨,不过好在还有母亲。

  也许是我和父亲的这种关系,母亲在我眼中其实更像个大姐姐,不管我对我和父亲的事情多么坦然,对母亲我还是有些内疚,起码我和父亲对他隐瞒了这样一个秘密。所以我总尽量去弥补,以至于别人都说我对母亲比对父亲好。

  我没有见过父母做爱,常常会有些好奇,我曾问过父亲我和妈妈比怎么样,被父亲臭骂不准胡说八道,当然他不是生气,但我从此不敢说这事。我从没有嫉妒过母亲,我爱她,不管别人怎么认为,我知道她是父亲身上不可割舍的另一半,没有妈妈,我就不可能有这样一个爱我的父亲,甚至常常感觉到父亲对我的爱有一半来自于母亲,所以对母亲我充满感激,我心里偷偷地认为父亲是妈妈送给我的一个大礼物。

  尽管家里浓情蜜意,但我知道我的世界远远比它大,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他们去寻找一个自己的新家,所以我很想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高考时我选择了外省的一所大学,父亲很支持,倒是妈妈很担心,但想想能上名校挺不容易,也就没说什么了。上大学的前夕我曾想和父亲真正做一次,但父亲没答应,他说我应该把它留给将来娶我的那个人。

  我就这样到了另一个城市上大学,走之前父母自然是千叮万嘱别老想家,父亲更是语重心长。到了大学当然也常想父母,想念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光,但这种思念并不总是和情欲有关。

  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开始恋爱了,我的初恋有一个很浪漫的开始,但在持续一年之后,还是分手了。可能是家庭对我的关爱使我成为那种一谈恋爱就想结婚的人,但在热恋一年之后我才发现我们婚姻实在太遥远,前方有着太多的迷茫,不确定的未来让彼此的承诺显得好苍白,我不能承受这样的爱情。我以为爱情在她刚刚开放的时候已经最为灿烂,而没有家庭的呵护,她只能一天天在风雨飘摇中慢慢地凋零。

  那时候的大学生还不像现在,我们没有什么机会做爱,最多只能在校园最黑暗的角落里彼此爱抚了对方那个地方。

  失恋后的我找到了另一种心灵的宁静,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加上恋爱以后开始比较注重打扮,还换了个发型,在三年级的那个寒假回到家里,爸爸说我真正变成大姑娘了。我这才注意到,我很幸运地几乎继承了父母身上的所有优点,已经出落成一个性感漂亮的大姑娘。

  在那个寒假里一个月经刚刚干净的下午,父亲终于抵挡不住这样一个成熟身体的诱惑,突然将我压在身下(从前他很少这样),在他热烈的亲吻中我感到了他那强烈占有的欲望,他的阴茎不停地抵住我的阴户,急促的呼吸带着男人的欲望铺天盖地向我袭来,我本是一座不设防的城池,内心的狂野一下子如春风野火熊熊燃烧起来。

  我紧紧地搂着他,扭动着屁股与他厮磨,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插进来吧!」。

  他毫不迟疑地掰开我的双腿,挺起阴茎抵住那湿漉漉的小穴,坚实而圆滑的龟头让我充满了期待,还来不及细细体会,他的肉棒已如一辆凶猛的战车杀入城门,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痛!我惨惨地叫了一声!

  其实父亲的动作还算比较轻的,他立即停了下来,等我稍稍缓过来才开始慢慢的抽动。尽管我曾设想这将是一场隆重的盛典,我要像小说里的第一次献出童贞的少女那样,为完成人生的一次升华,可以慢慢的让兴奋去取代痛苦。

  可惜当时我还是觉得太痛,尽管很兴奋,但在父亲面前我还是选择了撒娇,父亲只好停了下来,像当年打针一样,哄我说一下就好,现在想起来真的很滑稽。

  我哭着说我不干了,他立即想停下来,可这时我却又偏偏不想让他拨出来,于是就这样断断续续地耗着,我的感觉稍好了一点,最后他的大阴茎在艰难地抽动了几下之后终于将精子射在了我的阴道里,直到那一刻我才真正的忘了痛苦,紧紧地抱住父亲。

  虽然第一次有些失望,但当时也并没觉得有太多遗憾。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开始体会到了真正性交的快感,在那个假期我们一直尽可能地找一切可能的机会做爱,以至老听妈妈唠叨父亲要注意身体,他一定是感到了父亲的体力问题。

  当时最大的问题是避孕,那时候买避孕套好像还得出示结婚证,在柜台买避孕套的人都很显眼,不过我们的运气不错,一个当年在乡下受过父亲好处的人当时就在药店卖这东西,父亲曾从他那里替单位的一个小青年弄回过一些,所以这次父亲假人之名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反证那个年代偷偷求他的人挺多,这是当时一个蛮吃香的职业。

  那段时间做爱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是很深,想来也许是因为与此后的那些疯狂相比,这些显得过于平淡了吧。

  回到学校后想父亲的感觉与以往不同,情欲的成份更强烈一些。不过想到每年有两个假期我也就心安了。在这之后父亲总共借出差的机会到学校看过我两次。

  第一次是在那年暑假前,父亲就住在学校不远处新开张的一家宾馆,那天下午我们一起吃了饭就去他的房间,在大堂看到一两对男女很亲热地从我们身边走过,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在走向房间的走廊上,我挽起父亲的胳膊,头轻轻地靠在这个带我开房的男人的肩上。

  那是当时新建的最好的宾馆之一,房间很安静,幽暗而温馨,第一次和父亲置身在这样的环境里,我已经不能再把自己当女儿,而是一个女人,一个完完全全的女人。

  我想象着成熟女人的样子,撩拨父亲的情欲,然后轻轻解开衣服,让女人的诱惑和欲望在他双眼底下和两手之间缓缓展现,他欣赏着我美丽的身体,嘴唇轻轻从大腿向上亲吻,然后停在我丰满挺拔的乳房上,我一边充满骄傲地品味着父亲的爱抚,一边脱去他的衣服,将手伸向他的阴茎。

  他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在我手中生机勃勃地跳动着,父亲将我拉倒把我们变成了69式,忘乎所以地舔着我身下鲜美的玉蚌,我上下两张嘴忙活了起来——前面尽情地含着他的肉棒,下面那张小嘴也快乐地与他的唇舌亲吻。

  前戏因激情来得迅猛而变得短暂,父亲很快翻身将我骑在身下,挥舞他的肉棒直指我的小穴。

  我的情欲像是城中的囚徒,而他的肉棒犹如威武的战神轰开城门长驱直入,反复抽插杀声震天,激情在我体内如江河狂奔,到处花舞蝶飞,他的冲击仍如滔天洪水一浪高似一浪,情欲从土崩瓦解的高墙内释放出来,一时间高潮迭起山呼海啸。

  此时我的已是欲罢不能,纳气定喘之后立即翻身将他压在下面,柳腰款摆,让他坚实粗壮的肉棒冲击每一个可能的角落,房间内满榻香风,莺声呖呖。

  父亲也被我的激情感染着,起身将我掀开,扭过我的屁股,从后面一下插入我的小穴,一时间扣股之声不绝于耳,我向后伸出一只手,感受他阴茎冲击的速度,一边安抚着那两个挂在外边不得其门而入的蛋蛋。

  等他再次将我压在身下握雨携云地直捣花心的时候,我已是花娇难禁蝶蜂狂,而他也没能再支持多久,随着如远处雷鸣般滚滚而来的沉吟声,阴道里那巨大的家伙如爆炸一般地跳动起来,随即千军万马向着子宫掩杀过来,霎时间让我感到山崩水泻死去活来!

  那一晚我们通宵达旦颠鸾倒凤一共做了四次,直至精疲力竭才偃旗息鼓。第二次的时候,他本是驾着那条蛟龙癫狂地搅着我身下那一池春水,突见他猛地从中抽出,扶起已是娇软无力的我,将那沾香带露的玉柱抵入我的口中。我舔着自己爱液如痴如醉,桃源本是仙境,那滋味仿佛不似人间。

  那阴茎在我手中如生龙活虎一般青筋毕现,我知道里边的玉浆已是呼之欲出,便更是疯狂地将他舔舐把玩,那虬龙猛一昂首,射出一道道白绫,我的香唇玉舌却是欲罢不能,便硬生生地迎了上去,任那玉浆在口中倾泻。

  父亲心满意足,长吁短叹,我舔舐玩味着嘴里那满满的玉浆,那满嘴的浓郁让我沉醉迷离,香唇一闭便将它全都咽了下去。

  父亲看得真切,立即将我拥在怀中狂吻我那还沾满精液的两片香唇,两个舌头搅着玉浆上下缠绵,那伴着青青精液味道的长吻让我永志难忘。

  后来父亲再次来看我,这一次他的房间有人同住不方便。那个下午我没去上课,把父亲带到宿舍,一进门我们就狂热的亲吻,因为害怕,不敢在床上做,也不敢脱去衣服,靠在门边时刻警惕着门外的动静。

  父亲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扯开拉链,只见那个大家伙早已是翘首以待,张着小嘴垂涎欲滴,我两瓣香唇赶紧迎了上去,他则掀开我的裙子,将手伸入我浓密的阴毛之间,摸索那桃花幽源。

  桃李不言下自成溪,那湿漉漉的桃花洞口哪经得起他这一番抚摸,赶紧起来骑在他腿上,将那阴茎对准了花心没根吞了下去。

  特异的环境也让父亲非常兴奋,老树盘根的姿势已经无法满足他的激情,他轻轻将我从他的阴茎上拔出,反身把我按在旁边床铺那叠好的被子上,分开我的双腿,将阴茎一把插入我那春水横流的小穴,然后俯身将我压住,伸手去取那春意绵绵的白玉双峰。

  他那阴茎犹如蛟龙潜入春池,肆意游窜,也不管我死去活来,我兴奋难当却又不敢放声娇吟,就这么紧紧地着那被子,渡过了两次高潮。他那不羁狂龙终于也尽了玩兴,在那春池底下一泻如注。

  每当我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宿舍的时候,总会想起自己居然衣衫不整地和父亲在这个地方做过爱,这时候下面就会一阵滚滚热浪。

  大学毕业后我又回到了父母身边,我和父亲依然保持着这样关系,我在单位有单人宿舍,常在那儿翻云覆雨。但那时候新的生活让我有太多的事情可做,所以我们并不是经常如此,基本上大约是两个星期一次,有时一两个月。

  后来我遇见了我现在的老公,我重新开始恋爱,老公让我看到了一个梦寐以求的未来,我整天小鸟一样依在老公怀里,再没那么多时间见到父亲,而父亲也不愿意再打搅我,我知道他由衷地为我高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为女儿快乐成长嫁个好人。

  尽管在热恋期间和父亲也做过,也非常刺激,但男友带给我的新世界完全吸引了我,只是偶尔的时候很想念起父亲。记得有天中午,男友在出差前与我匆匆的温存了一番,之后我一个人有些落寞,便打了电话要父亲来看我,和他做了一下午,那娇嫩花心一天之内被两个所爱的男人狂捣,真的好刺激。

  和老公结婚时我曾经有过一个疯狂的幻想,那就是在婚礼的当天让父亲干我一次,甚至我觉得自己身上还应该披着婚纱。不过结婚时忙晕了头,也就没了那份闲情。后来想想还有点后悔。

  我很清楚我与父亲的事情只是我生活的另一个部分,它跟我和老公的世界毫不相关,所以我从未因为父亲的事情对老公有过内疚,在彼此身上我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全部。老公是一个对性很通达的人,以至有一次和老公兴至兴致盎然之时我都差一点向他透露这个秘密,幸亏我还是忍住了,但有时还是了擦一点边,两人都觉得很刺激。

  结婚后和父亲做爱不是太多,偶尔的一次反而会变得更加刺激。随着自己慢慢地为人妻为人母,我渐渐感到对父亲来说,她的女儿正在完完全全地变成另一个男人的女人,于是我感受到了一种对父亲无法割舍的依恋,我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结婚时会有那样一种冲动的念头。

  怀孕时抚摸肚子里的那个小生命,不时想起和父亲那份已经水乳交融的骨肉之爱。有一天忍不住父亲面前将衣服褪去,只想让他见证生命在我的身体开花结果,让他在我身上尽享一个女人的春华秋实。

  他轻轻地吻我的全身,抚摸我变大了的乳房和圆滚滚的肚子。我替他掏出那只笼中雀跃的大鸟,它精神抖擞地屹立在我的面前任我把玩,那种一鸟在手的感觉让人心满意足。

  他一边亲吻我的肚子,一手玩弄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同时在下边抚摸我的桃花源,那水草肥美之地因怀孕而变得异常的丰腴,令他爱不释手。

  经他这么一弄我心里已经是一片狂云乱雨,我一边亲着他的耳根一边轻轻地娇嗲道:「我要!」,接着翻身反趴在床上,玉臀高翘玉门洞开。

  他问:「可以吗?」,我说这两三个月没问题,两天前还和老公做呢,小心一点就行。

  于是他操起大家伙,缓缓地没入洞中,轻轻地抽插,那温柔如此饱满如此充实,每一次抽送都如鱼得水,好似春暖花开。

  后来忍不住便让他躺下,小心地骑在他身上,他那擎天一柱抵着花心让我宛如玉莲盛开,抗不住地香股乱摇,不多会便在娇嗲淫喘中迎来了高潮。

  因为动作始终不敢太大,父亲依旧是金枪不倒,他努力地往我身体内抵了一阵之后,将那阴茎拨了出来,冲着我的肚子打起了飞机,我一手轻抚自己的肚子,一手挑逗着他的龟头,很快他便将好些精液喷射在了我的肚子上,我用手将它们抹在了整个肚子上。

  我这般的癫狂只是想让父亲知道,在我成为别人的女人之后,我们父女之间那份依恋依然如初。

  孩子快断奶的时候,有天保姆和老公都不在,父亲来了,我刚给孩子喂好奶,衣服也没扣,就斜靠在父亲身上跟他聊天,那柔润丰腴的乳房透着乳香半掩在薄衫下边。

  父亲伸手搂住我的腰,抵不住这满怀的香艳,一边亲我一边伸手握住那圆润的乳房,我的乳房因哺乳而丰硕无比,浑圆沉甸,乳头上因他抚摸而渗出的乳汁如紫葡萄上垂下的琼浆,他低下头,迟疑了一下,小心翼翼地叼住我的乳头,我轻抚父亲的头,说道:「吸吧」。

  乳房一阵阵列酥麻,乳汁源源流出,跟给孩子喂奶相比,除了那幸福感,那种酥麻更加温热撩人,一股暖流缓缓流向下面。

  我搂着父亲的头,那上边多了许多白发,我不禁感到鼻子有些酸,这个对我来说一直象山一样的父亲正在开始老去,而我却已经完完全全的长大,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女人,今天的我竟可以用一种母亲的方式安抚自己的父亲,我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是伤感还是欣慰。

  汹涌的情欲最终还是淹没了我短暂的感怀,我们很快退去衣衫赤裸纠缠,由于很久没做,彼此都很兴奋,木地板上刚好垫着毯子,父亲便直接将我按在地上,挺着长枪对着阴户一蹴而就,熟练地抽插起来,那健硕的阴茎带来的充实顿时让我娇喘吁吁。

  他压在我身上抽插了一会,叫我换了个姿势让他从后面插入,我转身跪下撅起那比从前更加丰满的屁股,他那阴茎迅速从两片湿淋淋翻开的桃瓣中间没根插入,然后隔山取火一般托住我胸前摇摇欲坠的双乳。

  他玩弄着我的乳房,阴茎在阴道内四下搅动,让我酥骨欲散,等他玩够了我的乳房,便抚着我的屁股,如功率强劲的活塞大力抽送起来。

  我愉快地享受着父亲的从后面传来的快感,忽然一眼看见了安详睡着的孩子那可爱的小脸正对着我们,一阵羞耻袭来,我娇喘着对父亲说宝宝在看着我们,父亲嗯了一下,猛地加大了抽插的力度,无力遮掩羞耻的绝望反而加剧了我的兴奋,一个赤裸的母亲与外公正不伦的奸情激起的这满屋风月,该是怎样的一幅情欲的图画啊,我肆无忌惮地放纵自己的情欲,再也无暇顾及孩子,娇喘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在一片迷乱和疯狂中和父亲一起达到了高潮在此之后的时日里,因为全部的身心都用在了老公和孩子身上,与父亲甚至老公都少了一些激情,直到孩子稍微懂事,才发现自己的生活似乎不能少了这些东西。

  那段时间主要是和老公重拾激情,在性的方面他总是花样百出让我乐此不疲,让我们平淡的婚姻又平添许多浪漫,虽说女人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有些夸张,但对的女性来讲,性爱对心性健康女人来说的确是必不可少的。

  就在那段时间里,我和老公开始尝试了肛交,在几次试探之后,我身上那三个娇穴终于被他占先了一次。

  不久的一天去看父亲,刚好妈妈不在,两人自然就云雨起来,父亲平时有个跟老公相似的习惯,就是爱边干边摸我的菊花门,往往搞得我浑身酥痒却无从排遣。

  那天他从后面将我弄得欲仙欲死,当他又再抚弄我的菊花门时,我便忍不住喘着对他说:「爸爸,干我屁屁好不好」,父亲以为听错了,反问了一声,我再次娇喊道:「用鸡巴干我屁屁!」。忘情之时,我跟爸爸总是这么淫声秽语。

  父亲一把抽出那坚不可摧的肉棒,将那硕大的龟头抵着我的后庭幽门,一阵阵酥麻从下面缓缓传来,引得那后庭的菊花在这艳香迷醉中缓缓绽放,而那龟头趁势而入,顺着后山幽径一路探去。

  此时我只觉得后庭爆满,全身娇软,哼哼嘤嘤只任父亲摆布,父亲适应了一会便开始轻轻地抽动,那种揪心快感让人紧张而销魂,父亲第一次后山采花自然是兴奋难当,没几下那玉茎便在后庭之内喷射起来,那暴涨跳动的阴茎瞬间将我引爆,不同寻常的的高潮仿佛将我推上云端然后落下,强烈的快感中那失重一样的感觉让我呼天喊地。

  在此后一段日子里父亲似乎对后庭很有兴趣,每次都要一探深浅,我总笑他老来轻狂。还好他跟老公一样,即使在雨浓情狂之时也还是很怜香惜玉的。

  其实自从结婚后,能和父亲从容地杀上三百回合的机会并不太多,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在母亲或老公的眼皮底下偷欢。趁着家人在另一边忙的时候,在房间客厅里玩短频快,有时仅仅是相互抚摸,有时夏天情况允许,我会撩起裙子让他插入,那种偷香窃玉的感觉紧张而刺激,短短时间内也会让我们迎来高潮。

  后来我的孩子已经一天天快乐的长大,生活的节奏不再像从前那样匆忙,加上妈妈退休后还有一些活动,所以我又有一些闲情和父亲在一起,不过他的精力已经不似从前那般旺盛,特别是三年前父亲做了一次手术,尽管身体恢复得很好,但明显地已是雄风不似当年,父亲更多的是喜欢抚摸我。

  我们最近一次做爱是半年前。妈妈随单位组织的旅行团去了北京,那天去看父亲发现他躺在床上说有点不舒服,我坐在床头和他聊天,他说他想摸我,于是我解开了衣服让他慢慢的抚摸我那依然丰满的乳房。

  我奇怪他为什么不舒服还有这样的兴致,他说不知道,我好奇地把手伸到了被子里,发现他的阴茎倒还是软的,于是便开始玩弄起来,他的阴茎居然在我手中变硬了,我脱了裙子骑在父亲身上,将他的阴茎倒入我的阴道,上下套动起来,我自己动了一会之后便停了下来,和父亲相拥而卧,聊聊天,他的阴茎依然留在我的阴道里,不时抽动几下。

  其实自他手术以来我们都是采用这种方式做爱,直到他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彻底软去。这是一种很平和的做爱方式,也许你无法得到高潮,但一直都会有一种满足,让你缓缓地沉浸在情欲之中,一切从容不迫,一切唾手可得。我想只有和老人做爱才会有这种感受,因为我曾和老公试过,不行,我和他需要的是另一种激情。

  好玩的是,在父亲那里淡淡的情欲,回到老公身边会马上变成熊熊欲火,非得在老公身上死去活来一番不可,老公每次都美滋滋地感叹:女人真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啊。

  现在我和父亲之间有的只是一般亲昵,这让我常常想起了自己的年少时光,我知道我们之间的情欲正渐渐的淡淡去,重归童年时的宁静,其实我很喜欢,那种单纯的感觉就像是当年父亲牵着我的小手漫步在夕阳的余辉里,安静温暖祥和。

  【完】

  字节:24026

广告